新闻资讯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行业资讯

徐悲鸿49岁天马行空之作《鹤寿延年》

更新时间:2018-10-21 16:07:31点击次数:374次

徐悲鸿创作中 徐悲鸿(1895-1953)鹤寿延年设色纸本立轴107.5×61.5cm 出版:《嘉德二十年精品录·近当代书画卷二》,第768页,故宫出版社,2014年版。 癸未,徐悲鸿时年四十九岁。 是年,徐悲鸿仍居重庆磐溪,除尽心筹办中国美术学院之外,又于西南各地举办…

徐悲鸿创作中



徐悲鸿 (1895-1953) 鹤寿延年 设色纸本 立轴 107.5×61.5 cm



徐悲鸿 (1895-1953) 鹤寿延年 设色纸本 立轴 107.5×61.5 cm

出版:《嘉德二十年精品录·近当代书画卷二》,第768页,故宫出版社,2014年版。

癸未,徐悲鸿时年四十九岁。

是年,徐悲鸿仍居重庆磐溪,除尽心筹办中国美术学院之外,又于西南各地举办多次联展、个展,并有多篇学著刊行。办学顺利,数个画展亦大获成功,刊行之学术诸篇反响热烈,徐悲鸿心绪顺畅,是年创作颇丰,无论赠亲友后辈,亦或自玩笔墨俱皆精彩。本季大观夜场所呈《鹤寿延年》即为是年佳品之一。



徐悲鸿在磐溪


徐悲鸿画鹤并不多见,故宫博物院藏有《松鹤》一本,为其早年所作,较强调松树的虬曲老劲,两只仙鹤一只振翅枝头,一只仰首树下,两相呼应。此幅《松鹤双寿》作于1943年,构图大胆,将两只仙鹤并置为画面主体,松树退而成为衬景,在徐悲鸿画作中,仙鹤占据画面如此之大者,殊不多见。画面中,仙鹤两只一敛羽低首、一振翅昂头,并立于松枝之上。整体造型处理毫不拘泥,没有精细刻划,逸笔过处尽现鹤栩栩如生的神态。鹤身墨色浓淡对比,浓墨涂尾、颈,一点丹红饰顶,就给鹤注入了无限生机,笔风潇洒倜傥,从容洒脱。鹤足刻画笔力遒劲,线条洗练,挺立劲拔之感油然而生。松树主干造型厚重结实,墨笔勾勒松皮,颜色浅绛敷染松干之质。松针笔力细劲,根根透风,穿插于画面间,苍翠刚劲。此幅未及长题,当是如此构图不宜长题所致。此种题材构图,当时应是为人祝寿所制。



鹤寿延年局部


整幅作品洒脱大气,在气韵上,符合徐悲鸿动物画注重写生、讲求形似,且形神俱佳等特征,传神于画外,极具感染力。在讲究虬松与仙鹤造型准确的同时,特别注重依形而生、遣笔运墨的文人挥写特点。



徐悲鸿 (1895-1953) 奔马图 设色纸本 镜心 55×70 cm


马的形象在中华文明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含义,于绘画史中,屡见不鲜。中国人所赞扬的“龙马精神”,在徐悲鸿先生笔下得到了最为完美的体现。画家早年留学欧洲,对于西洋绘画中的解剖结构了若指掌,1940年代,游历各方,对于马有了更近距离的观察。因此徐悲鸿的马,在造型严谨的基础上,神态更显鲜活,更具生命活力。画家将自己的所思所想,诉诸笔墨,寄托于笔下之马,赋予其人格化的精神。



奔马图题识


1939年徐悲鸿为抗战筹款事宜客居南洋将近一年,除为筹备画展积极奔走外,这一年亦是徐氏艺术创作的高峰期,《珍妮小姐像》、《十骏图》等名作均于是年完成。画赠马来西亚槟城著名实业家戴义卿的《奔马图》即为此年所作佳品。徐悲鸿生平所作中,以骏马最值得称道。他对马最为喜爱,画的也最多。徐氏之所以对马有如此的塑造能力,源于他对马做过长期的观察研究。他经常去山村有马的地方写生,给马画的速写不计其数。因此,他画马就像庄子笔下的“庖丁解牛”,下笔时已经了然于胸,正如岭南画家高氏兄弟所说“虽古之韩幹,无以过也”。本幅图绘奔腾骏马一匹,其空间感、立体感、真实感汇集一体,马的躯干以魏碑兼草隶的笔意勾勒,同时注重马的解剖动态,马头鼻骨、马肚四肢、面部阴阳转折都很是符合马的生理特点。马鬃、马尾处用浓淡水墨散笔扫出,加上力透纸背的臀部线条,极富弹性和动感。使得骏马仿佛四蹄腾空几乎跳将出来,如此筋骨强壮、倜傥洒脱、风劲彪悍也是自由和力量的象征。


Copyright ©2018 版权所有归属于Asiagame拍卖